浙江政协履职服务综合平台
专题>>
当前位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浙江省委员会>> 其他会议>>正文内容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31日 来源:联谊报  作者:汤媛媛  字号:[][][]

据联谊报    “危旧房的问题很复杂,要因地制宜、分类施策。”

“农村贫困残疾人也需要安全的住所,建议给予这一群体照顾倾斜。”

“危旧房治理改造,要规范化、法治化。”

……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住房问题自古以来是民生的重大问题,关系千家万户的基本生活保障。加快推进危旧房治理改造,是省委、省政府践行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思想的具体行动,是实施“三改一拆”、打好“治危拆违”攻坚战的重要内容,是建设美丽城乡、改善人居环境的有力抓手。我省从2015年起启动实施危旧住房治理改造三年行动,力争2017年底前基本完成全省所有城镇危旧住房治理改造任务,完成农村自住D级危房和涉及公共安全的C级、D级危房治理改造,排除各类隐患;2018年底前基本完成农村剩余危旧房治理改造,在全国率先完成农村困难家庭危房治理改造任务。

危旧房的治理改造过程中,有哪些难点、堵点、痛点、盲点?第37次“浙江政协·民生论坛”上,省政协委员和界别群众代表纷纷举手抢麦,畅所欲言,省领导和有关部门负责人不时参与互动交流,共同为广大群众的幸福安居梦贡献智慧与热情。

焦点一:责任主体如何界定?

“当前,部分地区一些D级危房业主提出的货币补偿价甚至超出了二手房的正常交易价格。”界别群众代表张武斌所说的危房业主“待价而沽”现象,说明了当前普遍存在的一种误区:虽然近期出台的《浙江省房屋使用安全管理条例》中对业主和政府部门的解危责任做了规定,但在实际工作中,由于往往由政府主导推动该项工作,给部分业主造成了一个错觉,认为危旧房改造等同于旧城改造,应由政府埋单,从而对补偿标准期望值过高。委员和群众代表建议,进一步明确业主和政府部门解危责任界定。

计时鸣委员认为,建立兼顾各方利益、规范化的城市危房拆迁制度十分必要。危房处置中的拆迁问题与地产开发中的拆迁问题不同,必须立即采取搬迁行动,危房周边居民也很可能需要联动搬迁,进而会导致许多合理或不合理的诉求。建议建立拆危与开发联动机制,引入地产开发商进行盈利性开发,所获利润的一部分用于支付危房处置补偿。

陈智敏委员认为,要通过制度化的执行来解决责任界定问题,政府不要大包大揽,但该承担的要毫不犹豫地承担,如果是残疾人困难群体,可以用公租房的方法把他们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对此,陈剩勇委员也表示,应该明确政府的责任,政府该做的要做起来。比如说,精准扶贫中如何加大力度支持危旧房困难户,政策要统筹。陆财良委员进一步建议,制定完善农村困难残疾人家庭危房改造补助办法,制订实施分类补助标准,确保残疾人危房“发现一户,改造一户”。

金永玲、兰兰、马玉婷等委员就老旧小区高龄老人被困楼房、规范房屋拆迁补偿标准等提出了建议。

焦点二:怎么拆,怎么建?

“农村古宅不能一拆了之,要留住乡愁乡韵!”张心桥委员的呼吁引发与会者的共鸣与掌声。他说,浙江是文物大省,农村散落着许多古宅。这些古宅虽未列入古村落保护,但承载着许多历史记忆。对于政府无力全部承担保护修缮的古宅,要创新机制,引入机构和个人参与管理、修缮和使用,留下历史文脉。

张爱莲委员提醒,危旧房改造工作各地都在紧锣密鼓地做,但在过程中,要因地制宜,不要一刀切。

“要选准对象!”张跃迅委员接着这一话题说,危旧房改造应当遵循“法治、节约、安全、文化”等原则,属于违法建筑、存在重大隐患、影响整体规划的必须拆,但设计寿命充足、仍有改造价值、反映乡土特色、有特殊纪念意义的不能拆。

“拆”了以后,“建”更为关键。委员们认为,危旧房改造是一项涉及面广、工作量大、标准要求高的系统工程,需要科学规划、统筹安排、协调推进。谢招修委员建议,危旧房重建要有整体规划、配套要齐全。陈光华委员提醒,危旧房改造拆了以后重建,除了关注质量问题,还要关注美观、统一设计和统一管理等问题,“比如城市里的老房子拆掉以后,要统一设计、统一外观,改善城市整体景观。”范柏乃委员提议,危旧房重建时要关注建筑节能问题。

焦点三:钱从哪里来?

钱从哪儿来?这是危旧房改造的一大困扰。戴铭委员参加论坛前做了大量调研。他认为,危旧房的所有者大部分是弱势群体,经济相对困难,难以承受房屋的改造,尽管各级政府都建立了财政补助,但缺口还是比较大的。他提出了三个建议:第一,县市政府统筹小城镇综合整治、“三改一拆”、美丽乡村建设等工作,弥补一部分危旧房改造资金;第二,拓宽融资渠道,用好国开行时间长利率低的政策性金融债以及省级的市政债等;第三,在加大各级财政补助的同时,引导社会资金积极参与。

陈晓明委员认为,农村危旧房改造要跟新农村建设和美丽乡村建设结合起来。在项目资金落实方面,一方面可借助于项目包装,另一方面政府财政投入的力度还要加大,同时利用银行信贷、社会捐款、业主自筹等多渠道落实资金。

石正华、毛建华委员不约而同地就引入社会力量参与危旧房改造提出具体建议:在土地出让法规允许的前提下,尝试一二级联动,允许危旧房的改造主体获得拿地的便利,并在土地出让的容积率、企业税收等方面给予一定的支持,还可鼓励一些社会资金,以特许经营的方式来进行危旧房改造。

肖锋委员的建议简洁明了:推广住房保险。他分析,加大城镇住房保险的推广力度,可以实现多赢效果,一是保险机构迎来发展良机,大量的危旧房纳入保险范围,可形成良好的规模效应。二是政府部门负担相对减轻,经济责任基本可以豁免,同时,保险机构专业力量的介入,对危旧房屋的日常监测和巡视将明显增强,危旧房的安全更有保障。对此,朱亚联等界别群众代表纷纷表示赞同,建议积极推广宁波市开展的城镇居民住房综合保险,由政府筹资为本区域的老旧住房投保,将危旧房屋的事前监测、事中维护和事后赔付结合起来。

副省长熊建平仔细听取委员和群众代表发言,或点赞,或深入探讨。省直有关部门负责人现场听取意见建议,并有针对性地回应委员和界别群众代表的意见建议。

 

 

上一篇:省政协举办“浙江政协·崇学讲坛”第48讲

下一篇:第37次“浙江政协·民生论坛”围绕“加快推进城乡危旧房改造”协商议政

【关闭窗口】